載入中...

夜愈黑,星愈亮:營救家棟記

本頁圖片/檔案 - WhatsApp Image 2020-06-29 at 9.01.37 PM

 

文:邵家臻

 

繼香港終於有手信之後,香港終於有政治犯!不認不認還須認,我城已進入白色恐怖的時代,「社工復興運動」作為實踐社工信念的組織,過去兩年竟然先後有三位成員成為政治犯:先有反對「新界東北」發展的葉寶琳,後有「和平佔中」的我,再來就是在「反送中」作人道支援的劉家棟。

 

24歲的家棟6月17日被裁判官蘇文隆裁定阻差辦公罪成,判囚1年,成為首位在反修例運動中被判監的社工。關於罪成,家棟早有心理準備;但裁判官竟然將一條惡法用到盡,重判一位有正當職業、沒有案底的年輕人入獄,甚至拒絕律師提出10萬元現金加2萬元人事擔保的上訴保釋申請,這顯然是惡意裁判。「即時入獄」四字,令家棟沒有機會向親人道別,便被庭警推入法庭囚室,只餘庭內一片死寂的空氣,以及一眾支持者的啜泣聲。一切都不似預期。我在立法會開會期間得知這消息,又難過又憤怒,久久不能言語。

 

家棟代表律師沒有停下腳步,立即向高等法院申請排期上訴;而復興手足回過神來,便著手安排向家棟父母交代情況,以及籌謀家棟坐監各種物資所需等。

 

我們在牆外,總算知道高院最終接受家棟的上訴申請在7天後進行,這意味著家棟至少要接受7天的囚錮冤獄。坐監的人由進入監房一刻,便被斷絕一切即時資訊,伴隨便是千頭萬緒的侵襲:到底上訴申請是否接納呢?排期到什麼時候?父母是否很擔心?工作安排如何是好?牆外的人是擔心還是意料中事呢?社福界有沒有反應?手足的反應如何?凡此種種,意志稍為動搖便很容易被擊倒。

 

「復興」過去半年在逆權運動的方針是「兄弟爬山」、「化整為零」,各自散落能貢獻自己的位置,總之和勇不分為運動付出便是了。家棟入獄的消息,彷似一支穿雲箭,號召各兄弟姊妹千軍萬馬來相見;因為家棟,又再把「復興」聚首一堂出謀獻計。的而且確, 是痛將我們連在一起。

 

說是「營救」,似乎是誇大了一點,我們對裁判官再不滿,又何得何能作出「營救」?不過「復興」向來是路見不平的發聲團體,過往也不畏懼就不同社會事件表態,當下兄弟有難,又怎會虛作無聲?「復興」決定籌劃七天連結社福界的密集行動撐家棟。我們並不確定是否可以影響結果,但至少讓家棟知道他並不孤單;我們所做的,也只是貫徹家棟信念而已:不是因為看到希望而堅持,而是因為堅持而看到希望。

 

物傷其類,社工撐被捕社工。七天行動有高低門欖,出錢出力出技術出時間,適隨支持者尊便,包括:

 

  1. 呼籲社工舉起註冊證在社交媒體出帖宣示「社工守護公義是天職」。有批評這動作對家棟坐牢全無幫助,我作為過來人,深明囚錮的孤單;儘管這只是一個舉手之勞的動作,但當獄中人收到眾多同工願意支持自己的相片會倍感安慰。

 

  1. 社總、社協、社聯及邵家臻立法會(社福界)議員辦事處(行內稱三會一方)先是發聲明撐家楝,為社福界立場定調。接著是超過二十個社工團體和四間社福機構也相繼表態,製造形勢。

 

  1. 在《蘋果日報》發起眾籌登報聯署,發表社工宣言表達業界憤怒。社工界必須重申:走上抗爭現場只為守護生命及捍衛人權,遵從專業使命。登報除了是捍衛社工專業,更重要是監獄流通資訊有限,報紙是僅有可以讓在囚的家棟看到業界對他的支持。短短兩日間,共有1295名社工及市民,以及16個團體參與眾籌。

 

  1. 整理英文文宣攻打國際線,向世界各地社工組織講解事件,請求他們澄清全球社工均有責任提供人道支援。國際上的社工行動網絡(Social Work Action Network)、臺北巿社會工作人員職員工會、花蓮縣社會工作人員職業工會、韓國基督學生會總聯盟等國際社工組織也有表示關注。

 

  1. 發起「一人一信投訴法官」行動,為的不是公報私仇,而是制止裁判官政治立場行先的判決。未來仍有不少社工面對濫捕、濫告及入獄,斷不能讓家棟的個案成為先例。

 

  1. 與社總合作「社工抗爭基金」眾籌平台,先以支援社工上訴為起點,繼而計劃實踐支援被捕社工基金。

 

  1. 出席社總主辦「保釋上訴前夕齊撐家棟」荔枝角集會,為申請上訴保釋的家棟集氣。

 

6月23日上午,我們是在家棟於高等法院申請保釋的日子,一面集氣,團結業界,表達聲音,一面為家棟打氣,希望他在獄中能夠感到支持。從今次社會動員中可見,大家出錢出力協助家棟上訴,要推翻這個如此不合理的判決,已經不是一個社工的問題,而是所有社工的問題;不是社工界的問題,而是所有其他有份去監察這個政府,監察警察的其他專業人士,例如記者,例如要向學子解說當下香港這一個荒謬社會現象的老師,其實都應該對這次的判決有唇寒齒亡的切膚之痛。

 

家棟最終成功保釋,他說得清楚:七日的囚錮是冤獄。脫離冤獄,本不應大事慶祝。可是,今天仍然應該很高興,不是劉家棟這個人,而是這次營救在這希望之稀缺(Scarcity of hope)的當下,它燃起了希望——希望號召行動;若無希望,行動也無以為繼。

 

夜愈黑,星愈亮。



作者簡介:

立法會(社福界)議員

浸大社工系講師

社工復興運動發起人